首页 >> 企业文化 >> 艺苑风景

【艺苑风景】宜昌分公司 梦中的小菜园

发布时间:2017-10-10
作者:
来源:
阅读量:411

本网讯(通讯员覃军蓉)初中的时候,读过吴伯箫的《菜园小记》,“蒜在抽苔,白菜在卷心,芫荽散发出脉脉的香气……”。当时看到这一句,我立刻被俘虏了,反反复复地在心里默念,一边念一边对作者佩服得五体投地,看似简单的句子,寥寥几笔却勾勒出万物生长的鲜活气息。自此,我便爱上了观察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各种菜园,春天的,秋天的,夏天的,冬天的,每个季节的菜园都是一幅特别的“油画”。每当春天点瓜种豆的时候,我尤其佩服种菜的人,看似种的很随意,可等到它们长出来,总是像事先用尺子比了一下似的,一颗颗,一畦畦,方方正正,横竖都在直线上,连给黄瓜搭的架子都那么整齐那么好看。说起黄瓜,我又想起了爷爷的那个小菜园,一晃30多年过去了,它却总像还活在昨天,活在我每晚每晚的梦里,那么真实。

小时候我是外婆一手带大的,所以不经常去爷爷家,但是爷爷家里的一切都令我感到新鲜。他家里有一架古老的织布机,有用树枝桠削成的挂钩,有用石头做的舂米机,给牛住的房子土墙上还贴着一个个圆圆的牛粪饼……每次爷爷在和牛粪饼的时候,我都站在旁边蠢蠢欲动,可是爷爷和妈妈都不准我碰。爷爷家还有一块好美好美的菜园,它就挨着山脚边,一边是陡峭的土坡,土坡旁边是一条人工挖出来的台阶,顺着台阶走到土坡底下,就有一条水草掩映的小溪,小溪上有一个用木头搭的小桥,桥不长,三五步就可以跨过,跨过去就是一望无垠的金色麦田。仰起头,可以看到团团白云懒懒地飘荡在蓝蓝的天上,而爷爷的绿色菜园仿佛就在白云环绕的半空中。现在回想起来,菜园很大,一大片土地一分为三,分别是三家人共有,里面种的无非就是常见的青菜、萝卜、丝瓜、豆角、茄子。唯独那个夏日午后清甜的黄瓜,却一直惊艳了我30多年的岁月。

那个夏天的午后,刚刚下了一场雷阵雨,空气里难得带着一丝凉爽,我追着蝴蝶一路跑到了菜园。蝴蝶三下两下就钻到菜园里不见了,我开始还没着急,一会儿找蚂蚱,一会儿又去揪喇叭花,当我钻进了一片高高的豆角架里面,我突然发现找不到出去的路了。当我环顾四周,一片安静,眼前全是茂盛的豆角,高大的茄子 ,一簇簇艳丽的洋姜花在我面前摇摆……会不会有条蛇正藏在哪个地方,就等着冷不丁儿窜出来咬我一口?我越想心越慌,嘴一裂,嚎啕大哭起来。不知道哭了多久,我仿佛听见有人扒开茂盛的菜叶在向我走来,我吓得忘了哭呆在那里。透过被泪水打湿的睫毛,我看见一个瘦小的人戴着斗笠向我走来,哦,是爷爷找过来了。我开心地扑了过去,爷爷身上系着一个土布围裙,里面兜着几个茄子和西红柿,他说:“你怎么跑到别人的菜园里了?,快来,我带你出去”。爷爷牵着我左绕右绕,就把我带到了一处黄瓜架下。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仰头观察黄瓜。我从来不知道黄瓜和黄瓜叶子可以长这么大。可能是肥料放得足,这片黄瓜长得像动画片里的植物,墨绿的叶子宽宽大大,上面还滚动着圆圆的水珠,碧绿的黄瓜肥肥胖胖,经过雨水一冲刷,更是青翠欲滴。我傻傻地站在黄瓜架下,感觉自己像是个小矮人,随便一条黄瓜都比我的胳膊粗。爷爷把斗笠反过来放在地上让我坐着,然后挑了一条黄瓜在毛巾上擦了一下递给我,本来哭了半天就口干舌燥的我,迫不及待地对着黄瓜的肚子咬了一大口。哇!饱满多汁,又甜又脆,还带着雨后的清香,那种鲜美的滋味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现在的什么进口黄瓜水果迷你黄瓜简直没法比。爷爷也拿了一根黄瓜坐在我旁边,如数家珍地告诉我,哪种黄瓜更适合生吃,哪种黄瓜适合留种,哪种黄瓜适合长老了炖汤,还有,雨后的黄瓜其实没有雨前的黄瓜甜,因为它吸饱了水分就把甜味儿冲淡了……

印象中,爷爷是个沉默的人,好像从来没有跟我一下子说过这么多话。但那个夏日的午后,我们爷孙俩在黄瓜架下仿佛讲了许久,作为一个中国标本式的农民,他如数家珍地给我讲他年复一年摸索的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回报他的馈赠,在他的嘴里,所有的菜都有它们的专属故事……而我却只听到了他故事里的新鲜、好玩和有趣,完全没能看到他劳作的双手和佝偻着直不起来的腰。

而今,我终于能够体会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相比农民的辛苦付出,土地能够给予他们的其实远远不够。可惜爷爷早已不在了,他在的时候我明白不了,我明白的时候他已不在。唯有那个山坡上的小菜园,日日出现在我的梦里、在我的心里,我早已将它细细临摹成了一幅美丽的画,为它涂上浓烈的金色、纯粹的蓝色、纯洁的白色、饱满的绿色……还有那个山坡下的小溪,小溪上长满青苔的木桥也一并植入画中。

若干年后,当我第一次看到莫奈的《睡莲》,当我看到那座小小的拱桥,湖边的水草,漂浮在水面上的美丽睡莲,我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那个小菜园和那条水草掩映下的小溪,溪上的小桥,还有我那一辈子辛勤劳作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