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文化 >> 艺苑风景

【艺苑风景】宜昌分公司 爸爸——令我骄傲的共产党员

发布时间:2017-7-3
作者:
来源:
阅读量:825

本网讯(通讯员覃军蓉)我的爸爸19岁入党,至今已是一名有着51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他1966年参军,曾是一名普通的铁道兵战士,扛过铁轨,挖过隧道,带过新兵,参加过援越抗美。爸爸的一生是无数个中共党员普通的缩影,但对我而言,爸爸在我心里永远是一名令我骄傲的共产党员。

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在北方当兵,没能陪在我身边。妈妈带着我往返奔波在南北方,长到三岁时我和妈妈随军去了部队。所以从有记忆开始,我能想起来的全部和军绿色有关:部队的营房是军绿色的,三轮摩托车是军绿色的,解放大卡车是军绿色的,好吃的铁皮罐头也是军绿色的,被子、军装、挎包、水壶、小马扎统统是军绿色的。特别是每天凌晨战士们起来拉练,那嘹亮的起床号、“一二一”的号子声,都让我倍感亲切、舒服。北方的凌晨4点气温零下十几度,真的是滴水成冰,妈妈说你一女孩子干嘛非要吵着爬起来看新兵训练!后来实在是被我吵得没办法,就给我先穿上小棉袄,再套上妈妈的大棉袄,戴着爸爸的军帽,脖子上挂着大号军用棉手套,让我极不协调地站在营房的训练场边,看着一群群高大的士兵跑步、列队、喊口号。偶尔,我还会看到他们拿着真正的步枪训练。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一点儿瞌睡都没有,不觉得冷也不害怕,就津津有味地看着锋利的刺刀闪着凛冽的光。那些士兵对我这个小孩儿的观礼早已习以为常,所有的人一如既往地认真操练,喊声震天,杀声一片。现在回想起来,一大群威武雄壮的士兵方队从我面前整齐划一地正步走过,还真让我回味出一种阅兵的感觉,我想在部队长大的孩子都会把观看士兵操练当作一种娱乐吧。

在连队的时候爸爸是指导员,偶尔会有一两个新兵会在晚饭时来家里向爸爸汇报思想。当时我太小,对这些事情完全不懂,只觉得一到这个时候,爸爸就完全不是那个可以让我骑在头上揪他头发的温和爸爸了。他完全不笑,非常严肃的样子,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小新兵则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两只手老老实实在放在腿上。我只觉得小兵好可怜,爸爸好凶。再大一点时,等我稍许能明白一点,谈论起关于“可怜的小兵”的事情,爸爸说:父母们把他们的宝贝孩子送到部队,我们对人家是要负责任的,身体,情绪、生活、训练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尤其是思想动向不能放松,要引导他们向正确的方向发展…….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个头不到1米7的爸爸真了不起,他的思想绝对有“两米高”!

上高中的时候,爸爸转业在民政局做会计工作,当时所有帐本都是手工记帐,爸爸一单单、一笔笔做得很认真。他曾对我说过的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受益至今,他说:会计是一个良心职业,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位置,你要把握一个底限,那就是你做的事情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让自己能在晚上坦然入睡。直到爸爸退休好几年,他经手的帐目经过了几轮审计仍然清晰明了,最终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今天,“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在晚上能够坦然入睡”俨然已成为我家的家风,做任何事情之前,我都拿这句话来问自己,问自己今晚是否可以坦然入睡……

追寻着爸爸的足迹,参加工作后,我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并于2005年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终于,我能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和爸爸并排站在一起!爸爸对我要求更加严格,时时了解我的思想情况,我仿佛成了当年的那些小新兵,爸爸俨然还是那个严肃的指导员,就连交党费这样的事情,他也时常提醒我不要忘记。近两年因为在宜昌居住,爸爸还专门请我帮他去原单位交党费。感谢爸爸,他是一株宽大的荷叶,为我撑起一方无雨的天空,保护着我这朵小小的荷;感谢爸爸,他是一棵“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翠竹,告诉我任何时候要有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斗志;感谢爸爸,他是一座高高的灯塔,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指明方向,免我偏离航道……我们既是感情深厚的父女,也是可以并肩前进的战友。 

时间走到今天,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迎来了96岁的生日 ,我会继续以爸爸为榜样,像千千万万个普通共产党员那样,不忘初心,坚守信仰,努力前行。不管时间如何飞逝,我也要努力做一个令爸爸骄傲的共产党员。